更多服务
这世上只有两种人,成功的职人和失败的职员
作者:芮淑佳 日期:2017-02-21 浏览

说到专业和正能量,小编想起最近很火的国产电影《百鸟朝凤》。制片人方励为求更多排片量惊天一跪,使得这部小众文艺片一时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尽管舆论纷纷批评不该用道德绑架以商业为目的的院线,还有影评说片子就是没有《美国队长3》好看,但我还是要在这里安利一下这部影片,只因和众多动不动就打胎的青春片、粗制滥造的恶搞喜剧片相比,一老一小两个唢呐匠的眼神就足以让人热泪盈眶。

真心觉得,打动人心的不是情怀,催人泪下的也不是传统文化在城市化进程中遭遇的惨境,而是唢呐匠在学艺过程中日复一日对技巧的雕琢和练习,而这种磨砺反过来又塑造了一个人的人格和精气神。

这样的人有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名字:职人。

1、认真让你的工作充满意义,职人之所以迷人在于专注

为什么上班都是坐着,还会感觉疲惫不堪?

对于这个问题,领英专栏作家、知乎大V肥肥猫回答道:

根本原因在于,你其实心里很清楚你每天做的事情毫无意义。

年轻时我们谁没有对远大前程充满幻想,但随着斗志在日复一日的上班下班中被消磨,我们丝毫感受不到工作的意义。

我们远远地看着CEO在台上激情演讲,而自己这颗普通岗位上的螺丝钉,永远也不会有像他那么闪闪发光的那一天。工作,不过是养家糊口的手段而已。

但“职人”的大受追捧替我们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普通人如何在平凡的工作中实现自我价值?

说起职人,一定会提到日本的“寿司之神”小野二郎。纪录片《寿司之神》出名后,他的店已经被神化成一个传说:提前1个月预约,3万日元(人民币1700元)起,顾客吃什么全由当天买到的食材决定,等等等等。

同样是寿司,为什么普通店里吃一顿只要1千日元,“寿司之神”要3万你还得热泪盈眶给它做宣传?事实上,我周围就有日本朋友去尝过后说,没觉得比筑地市场里的寿司店好出太多。

如果说普通吃货吃的是味道,内行吃的是门道,那么在小野二郎那里,你则是在为一种叫做“职人气质”的价值付费。已年逾九十的小野二郎有一段著名的感悟:

“我一直重复同样的事情以求精进,总是向往能够有所进步,我继续向上,努力达到巅峰,但没人知道巅峰在哪。即使到我这年纪,工作了数十年,我依然不认为自己已臻至善,但我每天仍然感到欣喜。我爱自己的工作,并将一生投身其中。”

“职人”原本是指执着于一门手艺的精进并不惜金钱和时间成本的人,小野二郎的这段话被认为是“职人气质”的最佳解读。

《百鸟朝凤》里有一幕很感人,是小学徒游天鸣拜师后,整整两个月里连唢呐的影子都没看到,一直用芦苇杆在芦苇荡里吸水。

相比师弟蓝玉,天鸣资质平庸,愣头愣脑,却被焦三爷选为继承人,最后将象征人品尊贵、德高望重的曲子“百鸟朝凤”传给了他。

焦三爷看重的,是天鸣的踏实、敬畏以及骨子里端正的品行。

如果说时代的更迭令人扼腕,唢呐逐渐为世人鄙弃更让人倍感孤独与凄凉,那么天鸣对唢呐 、对师傅、对父亲的敬畏和愿意坚守的品性难道不是永不会过时和值得敬重的气质?

2、职人不是情怀是日复一日的传承与坚持

东京银座有家名叫Cafe deL’Ambre的咖啡馆,门脸不大,老板关口一郎已经101岁。

这家店1948年开业,60年来店里没有果汁,没有牛奶,也没有甜品,菜单上有且只有咖啡这一种饮品。

关口一郎一生未娶。为了保持咖啡豆的新鲜层程度,他每次只烘焙小批量的豆子,每天三次,坚持了半个多世纪。

即便是这样他仍然觉得,自己只是一直在接近,却还没能做出咖啡最纯粹的味道。

几乎所有的日本职人故事背后都有这样一个逻辑:在他们眼里,自己就像荷马史诗中最善跑的英雄阿基里斯,一直在追赶一只乌龟,无限接近,却永远也追不上。

所以在日本街头有很多百年老铺,生意父传子、子传孙的比比皆是。随便走进一家酒吧,和老板稍加攀谈,就会听说某一款酒是村上春树的最爱,北野武也常常光顾,而家族事业的继承和纠葛,不用多加修饰已经足以拍一部《我家的历史》。

创造了“日本奇迹”的420万中小企业,超过百年以上的老铺企业超过十万家。在韩国中央银行对世界41个国家的老铺企业做的统计中,有200年以上经营历史的共有5586家,其中日本占3146家。

支撑这些百年老铺的,正是“职人”。

职人精神之所以宝贵,精髓在于坚守和传承。不过,到了中国,职人精神摇身一变,和“情怀”捆绑销售,成为某英语老师转行做手机和某“城市代步专用自行车”漫天要价的噱头。

情怀卖座的时候,人人都想靠情怀火一把;职人精神风头正盛,就急急忙忙给商品打上“匠人”标签。可是另一方面,中国人却在国外爆买,从电饭煲化妆品到大米马桶盖,出一趟国恨不得把人家的超市整个搬过来。

等过几年,情怀没法忽悠了,“职人”卖不到钱了,又该扛什么大旗呢?

3、职业没有高低贵贱,职人精神让普通变得不普通

最近坐公交车上班,有一两次出门晚了,遇到一个40岁出头的女售票员,在任何意义上都是司空见惯的售票员的反面:

“劳驾了您往里走小心别磕到”;“那个玩手机的姑娘坐下吧有个空座儿”;“麻烦您给老人让个座谢谢您了”;“别着急往门口走,红灯很长您可以再多坐两分钟”;“诶拐弯了拐弯了劳驾您等会再过红绿灯”(对车外行人)……

售票员这个岗位,要多平凡有多平凡。365天的转圈圈和往返重复消磨了职业的成就感,刷卡机的存在也让他们变得可有可无。在北京,因为部分售票员对外地人的歧视和恶语相向,更让人对这个职业没有好感。

可是她人到中年略显臃肿的身躯、被日头晒出了雀斑的脸庞、以及相比之下脆生生明亮的嗓门却让我生出敬意;她不厌其烦的一声声“谢谢您了”,因为一直在笑而露出的一口白牙,和或戴耳机或看电子书或两眼无神地望向窗外的一张张麻木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真正的职人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而不在于所从事的事业有多么伟大。真正的职人,做再普通的事也会 不普通。

中国也并不缺乏职人。2015年的中国-东盟博览会上,来自河北邯郸肥乡县沙窝村的85岁中国老职人程金庆引来观众赞叹连连。

他坐在1.7米高的大旋床上,双脚上下踩踏,手中的刀具灵巧游移。不一会儿,四个套在一起的木碗在他手中逐渐成形。

沙窝村木碗“套旋”制作技艺祖祖辈辈口传身教,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程金庆老人17岁开始学习,是沙窝村目前仍然在世的6位老职人之一,做了一辈子的套旋木碗。

原来平凡的职业可以这么不平凡。而有一种热泪盈眶,叫做职人气质。